沒有太空:島的文化加工與再製

去魅的天空 

在前一個世紀之初,我們接受了現代性的無償禮物,卻包棄了世代相傳的遺產。但現在,現代性也將要成為某種遺產,因為先前所快速接受、吸收的科學營養品:那種激進的進步主義從來就是殘缺不全的。而這個外來的畸形觀念思維是有必要在各個層次上被全面反思。

很多的國家或區域都與某種未知(科學無法解釋的)有關,而且也在近期利用了「未知」去發展成區域的特殊性,先不論是用來作為搖錢樹還是觀光收益的一部分,但許多的例子顯示並不完全這麼膚淺的去處理、再製造這些文化,反而以一種極為紮實的方式去積累、建構出一套運作模式,並深根地方。相較於其他地區的經驗,如果歷史地看,我們似乎與外星、太空有某種程度上的脫節,我想這不是因為我們所在的地方太過渺小,也並非完全肇因於邊陲發展的後進性。先天的地理位置也許是一部分原因,但我更傾向於認為我們是經歷一段被「去除想像」的過程,而導致後來文化機器的失能或停轉。放到更大的脈絡下來看,這可能是現代性的力量與科學啟蒙影響的後果,但從現實經驗出發,往往我們所得到關於外太空、未知事物的資訊都是來自美國NASA或是歐洲、俄國的太空研究單位,且往往被視為「正統的」、證實的資訊,但我們不該忘記,還有許多是來自民間的各式經驗與傳說。前者就是科學啟蒙以來所發展至今的高端成果,打著理性的旗幟,要去窮盡一切客觀的真實,後者被暴力的與一種特定的社會和文化脈絡聯繫再一起,無知、迷信、傳統、骯髒、落後等等,雖然科學知識的體系和傳統王權之下的知識觀是對立的,科學程序最終依靠的是實證原則以及對經驗的理性批判,他與威權所塑造的知識形成對照、或與之決裂的情況,但不應該也因此完全否定長久以來、來自民間的生命活力。然而我們的現實是:科學將我們的世界壓縮到了只剩下「現在」,所有的東西皆需要透過當下的觀察去證實,已經消失或沒有物質性遺存的民間口說資料與守舊的封建知識一同被摒棄在外;但他們從來沒有思考到,後者在人類發展的時間與地理(空間)分布上,佔據了絕大部分的「真實面積」,簡言之,現代科學以及系統性的理論都堅持著「現時現地」的研究,這就導致了一個疏忽:當下的概念模糊了時間歷史的向度。

在這裡真假已經不再重要,也許身處帝國夾縫中的小島,更要積極取回文化的詮釋權、製造權,我們為何從來不會想像太空?或不曾擁有想望太空的能力?我想,這個問題已經不是要去追問外星生物是否存在這類窮盡客觀事實的問題,而是要把這個問題納入文化或藝術的層次討論,對於自身所處的環境才會開始初步的進入某種文化生產的狀態。

地外參照

未知與神秘的事物常常透過大眾傳媒的散播,被消費娛樂化,所有的未知傳聞都要經由商品式的包裝邏輯與製造噱頭的方式給大眾知道,因此本節以報導式的介紹來直白呈顯各式標定的參照座標、以及未知經驗的在地殊異性。

中國各地的「墜龍事件」:「龍」在中國文化裡有著崇高的地位,過去更是皇權的象徵。但龍是否真的存在,或者只是口耳相傳的神話產物;從前中國曾發生飛龍墜地的事件,透過當時的媒體報導還有留下屍骸的畫面,那身形的確如同神話中的樣子。例如在1934年,中國就有一件遼寧省營口的飛龍墜地事件,透過當地的媒體報導,引起不小的震撼。目擊者描述,龍墜地之顯得非常虛弱,捲起身體在地上痛苦得掙扎。有民眾拿起蓆子搭一個遮陽涼棚,並不斷挑水往龍身上澆,希望牠能順利返回天上,幾天之後這條龍就這麼消失了。經過20天,又有人在另一處發現一具只剩下腐肉和遺骨的龍屍骸,並發出強烈惡臭,但是並無法確定此一屍骸是否為先前墜地的那條龍。


古印度核戰:部分學者確信現在的印度地區在古代曾擁有古老先進的文明。他們說這個史前的城邦有著先進的科技高能武器、噴氣式的飛機,甚至有原子彈。現今,一個考古發現的零件相似物,一個非常奇怪的史前古器物於1973年首次出土,是鋁合金制的機加工件。而後被證實是2000年前降落的飛機的一部分,由一種直到19世紀初才發現的金屬材料製成。這個在印度北部發現古代文明的遺蹟,這一驚人發現至今仍吸引這一些考古學家前往探索。認定這件古器物的歷史確定從公元前1800年的更新世時期開始它已有近2000年的歷史。一些專家相信這件史前古器物可能是飛機起落架上的一部分,很可能就是在《吠陀經》文獻中記載的古印度維摩那飛行器。

地心文明:傳說中地球是空的,內中有一個懸浮的小太陽,第一次提出這種科學學說的人卻是現代天文學的創始人之一Edmond Halley(哈雷慧星的發現人),他提出的理由是地球的磁極每年都會往西移一點點,他以他認地球的外殼下面還有可以不和表面同步自轉的其他空間,他還提出下心與地面表一樣適合生物的生存,地心內有一個小的發光電漿, 不能說是太陽, 只是發光體, 地球的表皮跟蘋果皮一樣薄, 地質學家稱地質越深是高熱的岩漿, 但內裏是空的, 裏面的地球表面的三度空間是一樣的。其實早在1946年,英國科學家威爾金斯就在《古代南美洲之謎》一書中斷定,史前文明確實存在。在我們的腳下存在著史前文明人類建造的地下長廊。這種地下長廊的長度超乎想像,綿延數萬公里並有許多支岔,縱貫歐、亞、美、非各洲。威爾金斯稱,1942年3月,剛剛從墨西哥的恰帕斯州進行考古研究歸來的戴維·拉姆夫婦受到了當時美國總統羅斯福的接見。拉姆夫婦告訴總統,他們找到了「阿加爾塔」守衛人士一群藍白皮膚的印第安人。據拉姆夫婦回憶,當他們橫穿墨西哥的恰帕斯叢林時,遇到了把守地下長廊入口的皮膚呈藍白色的印第安人。這些印第安人馬上包圍了考察隊,並嚴厲示意考察隊立刻離開,不許再前進一步。拉姆的印第安人嚮導隨即上前與他們搭話,才知道他們是瑪雅人的後裔,是印第安族的一個分支,叫拉坎頓人。拉坎頓人居住在密林中,與世隔絕,世世代代守護著密林深處的聖地,地下長廊的入口就在此處。它通向地底的遠方,那里藏有大量珍寶和黃金。拉坎頓人遵守祖訓,不準外人進入他們的聖地。他認為隧道是用高科技的超高溫鑽頭和電子射線的定向爆破以及人類現在還不具有的某些技術開鑿成的。1960年7月,秘魯考察隊在利馬以東600公里的安第斯山脈的地下曾發現一條地下長廊。該地下長廊長達1000公里,通向智利和哥倫比亞。但是為了保護隧道,等待將來人類掌握了足夠的科學技術時再來開發,秘魯政府封閉了這條地下隧道的入口並嚴加把守。1972年8月,英國考察隊在墨西哥的馬德雷叫山脈也找到了地下長廊,其走向是通向危地馬拉。1981年5月,著名探險家毛利斯曾從厄瓜多爾的瓜亞基爾附近一處地洞入口進入到地下長廊。在地下長廊裡面,毛利斯發現了人工開鑿的痕跡,洞壁平整並經過粉刷。經過考古界權威專家的鑒定,上述這些地下長廊確實是在史前建成的。1972年的一天,法國的一批工程師在加蓬共和國的奧克洛礦區發現一個早已停止運轉的核反應堆。據測定,該核反應堆的運轉時間曾長達50萬年。種種跡象都表明,在上一次地球文明的鼎盛時期,當時的地球人已經掌握了核技術,並很可能將核技術應用到了軍事領域。核戰爭的威力是驚人的,地球表面的文明痕跡都被徹底抹去。由於長期生活在地球內部,這些史前文明的倖存者逐漸適應了地下的高溫環境,變成了只能靠地內高溫才能生存的地內人。在上千攝氏度高溫下生存,這並非是天方夜譚。科學家已經發現在深達2500公尺、溫度高達300℃以上、具有極強壓力的地下水中仍能有生物群落存在。這一發現為“地下王國”猜想提供了必要的生物學基礎。

海底文明:1962年曾發生過一起科學家活捉小人魚的事件。前蘇聯列寧科學院葛雷德博士講述了經過:「當時,一艘載有科學家和軍事專家的探測船,在古巴外海捕獲了一個能講人語的小人魚,皮膚呈鱗狀,有鰓,頭似人,尾似魚。小人魚稱自己來自亞特蘭提斯市,還告訴研究人員在幾百萬年前,亞特蘭提斯大陸橫跨非洲和南美,後來沉入海底。據此人們假設,人類進化時,可能分成水中、陸上兩支,爬上岸來的稱為人類,沉在水中的稱為「海底人」。 而桑德遜博士就此提出了一個大膽假設:地球上存在著高度發達的海底文明。

Frank Joseph在一篇名為《亞特蘭蒂斯的浮現》文章中寫道:「在第二年的夏末,另一位潛水員在沖繩海域震驚地發現海底竟存在著巨大的石質拱形門或通道,這些遠古建築石質雕刻風格與美洲印加文明古城遺址有著相似之處。」 這很可能是人為遠古建築,其中一些建築包括鋪平的道路和十字路口,大型祭壇,通向廣闊廣場的梯狀台階,以及類似路標塔一樣的雙塔特徵拱頂建築。考古學家稱,如果它是一個沉入海底的城市,那麼它將非常龐大。多處的沉海建築群,也許就是在海底建成,只是成了海底人棄用的廢墟而已。

再想像

從在地的視角出發,首先要問的就是甚麼才是屬於圍繞於我們周遭的未知經驗?因為這就很有機會與外星的想像聯繫起來。上一篇的例子皆是刻意挑出的,都是拉開了與一般日常時間與空間維度的想像,這些參照可以讓我們方便初步脫離一些學科範疇的思維框架,例如以未來學 (Futurology) 的思考以及現有知識狀況的再製邏輯,依循這些學科架構,我們所推想大概就不離「星際社會學」、「外星文化研究」、「地外語言學」、「星際政治學」、「外星物類學」等等的以星球為單位的族群意識,或以「星系」為單位的政、經聯盟,但這些可能還是淪為陳腔濫調或是人類、西方知識中心式的思考。

對於台灣的未知經驗,我想最具普遍性的傳聞與事例就是「魔神仔」,根據民俗研究者 (台灣本土的神祕文化研究者) 的田野調查與採訪,通常認為其不明確屬於民間信仰中鬼、神之分類,是台灣民間傳聞中一種出沒於荒野、山林的未知之物。一般對魔神仔面貌的說法是「身材矮小,動作敏捷,作兒童狀」,亦有地區傳聞的魔神仔是「高大而面色極白的人」,民間認知的魔神仔不像鬼魂害怕日光,可於光天化日之下行動,常對人類惡作劇,將人類帶到荒山野嶺捉弄一番,遭到魔神仔誘拐者大都會無恙尋獲,少數傷亡者,往往是病體虛弱者,因魔神仔很少傷害人類,而是喜歡戲弄人類;不過魔神仔不擅長照顧別人,而且害怕聲響,一有巨響就隱蔽不出。在台灣各地,不論閩南人、客家人、原住民,都有成人或小孩被魔神仔抓走或誘拐而失蹤的傳說。當有人被魔神仔拐走的消息出現,鄉民親友會請示地方神祇山神、土地公、城隍爺、王爺等,四處敲打鑼鼓、放鞭炮尋找,生還的失蹤者被發現後常處在精神恍惚狀態,事後宣稱曾吃了魔神仔給的佳餚(雞腿、飯食),但其實卻是滿嘴的昆蟲(蚱蜢、蟋蟀、螳螂等)、牛糞、蚯蚓、樹枝與土石等穢物。而透過這些經歷、存活者的口述資料,似乎都受到了某種外力的引導,就人們的經驗來說 他們可以徒步走在陡峭的山石上面,可以讓人失蹤 (以一種神祕的牽引方式),從此音訊全無,就算是被找回來的人,每次發現都被帶走到好幾十公里遠的峭山陡壁旁,這不是般常人能力所及的。臺灣各族原住民普遍流傳的矮人傳說: 如賽夏族的矮靈信仰、花蓮丹社群布農族的sazusu傳說:古有矮人撒都索(sazusu),居住在達給里社(takilitu)地帶,身材只有二尺,非常善於攀爬大樹,靈巧宛如山猿一般,他們一旦潛匿樹草叢林中,就不容易找到他們的蹤跡。常常從密葉中,揮刀殺出,本族祖先被之傷亡者慘重。以及各族泛靈信仰中的惡靈:如凱達格蘭族神話傳說中的妖怪sansiyao、南澳地區泰雅族的rutux傳說等等。似乎都圍繞在某種未知物身上,並賦予了不同的名稱與看法。

他們是否為中央山脈裡的神祕民族或外星生物?或是長久以來居住於中央山脈之下的民族,在地底岩脈之中間建立一個古老的王國,以中央山地為基地,監控、觀察著台灣的人們,而每一次的失蹤事件很可能都是被拿來做活體實驗。其外型像是矮黑人,但擁有的能力則接近精靈,可能是矮黑人的分支。或者魍神仔可能是另一種不同的神祕外星生物,只是外型類似矮黑人而已。以現在科學的角度來說,魍神仔所聽到的聲音頻率範圍可能大於人類,或者是魍神仔能利用聲納溝通,或者有能力感受電波或人類腦波,因此,或許魍神仔就是一個擁有的神秘力量,利用眼睛注視或心靈冥想,就可以將人類催眠或迷惑人類心智的高文明生物。

最後,這個人文相對貧乏的島,太空或者是未知在這裡仍然是有多種可能,這點是作為一種「後進性格」的優勢,我們擁有了比其他時代的人們有了更多的參照座標與工具,但如何將劣勢轉為優勢,利用晚熟、未完整與不穩定的性格,去掌握、吸收、模塑、重組我們現有的材料,會是未來要面對的文化課題。

研究計畫:201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